續寫流域─「北臺灣文學第十六輯」編輯導言
放鳥的日子
孵夢之城
我書─田運良詩札
鹿窟的春天
長尾山娘的山林
俠骨猶香
人間模樣─蘇善臺語詩
平行線
第十五輯    第十六輯
 
續寫流域──「北臺灣文學第十六輯」編輯導言
吳鈞堯

  「北臺灣文學選集」第一輯於一九九三年出版,開地方政府輔導轄區作家出版的先風,推廣地方文學功不可沒。參加「北臺灣文學選集」評選活動,參閱文化局細心備妥的歷屆出版者、評審者資料,我便了解,看似「一次性」的文學評議會議,卻構成了歷史︰哪些評審,選出哪些作品,成為「北臺灣文學選集」的一員,繼續文學的記憶與湍流。

  「北臺灣文學選集」第十六輯由廖玉蕙、楊澤、向陽、劉克襄、宇文正、吳鈞堯六人擔任評審,有作家、學者、主編,以文類的專攻而言,剛好兼顧了小說、新詩、散文、戲劇跟評論等五大徵選類型。

  新北市政府文化局為了提供評審閱稿時間,已於幾周前提供稿件。滿滿兩大箱,以及編目清晰的分類跟作品目錄,並要求評審書寫參選書籍評語,以使甄選工作更完善。評審於會議兩天前繳交自己的前八名,進會場時,文化局同仁已做好統計,劇本類陳去非《鹿窟的春天》、小說類段彩華《放鳥的日子》、新詩類田運良《我書—田運良詩札》獲得六票,全數委員的認同,率先佔取名額。

  進行審票作業時,劉克襄、吳鈞堯等,紛紛就本次的參選作品提出看法,評審們認為,本次徵選是散文的潰敗。散文作為最容易抒情、暢懷的文類,常見的結集方式是以書寫的題材劃分為若干卷,「化零為整」,而缺乏規格(如字數)與主題的完整,因此,更襯顯出去年「北臺灣文學選集」,鄧榮坤寫淡水、唐墨寫看戲的難能可貴。故而今年的散文類,雖有十本參賽,但第一輪投票,只四本獲得票數,在進行五票以下的書籍討論時,沈秋蘭《長尾山娘的山林》,以獲得三票的優勢,為散文留下珍貴的一席。沈秋蘭表現人與萬物的憐惜相知,刻寫人該有的慈悲,從生活細節入文,清新婉約而多情。

  小說類的競爭較為激烈,九本甄選,共七本獲有票數,除了段彩華獲得六票之外,郭桂玲《孵夢之城》獲得三票最高。段彩華以長篇聞名,《放鳥的日子》為早年發表於各大副刊的作品,雖年日久,仍見文字功力,報紙發黃,有些字跡細小難辨,但段彩華以清晰明整的剪貼,善待自己的作品,誠意與作品實力,感動評審。郭桂玲《孵夢之城》為短篇小說,書寫領域寬,遍及金門、新竹、三重等地,主角的設定也非常獨特,可以看出郭桂玲強烈企圖,積極參加各地文學獎。但也凸顯參加比賽可能導致的題材變異大、收束不一等缺點,幸仍獲得評審支持。

  小說類的黑馬是原本僅獲得一票支持的姚霆。評審楊澤向來方向感差,文學敏感度卻極好。他一坐下來,即從書包拿出姚霆小說《俠骨猶香》。他知道,只有他一人會支持這部小說,低頭查閱選票單,果然只有一票。評審們推測,本篇極可能是歷史小說、或武俠小說的敗部作品,且章回小說不足為奇,但楊澤提出本次徵選的小說作品,內容單一、寫法偏向傳統,儘管《俠骨猶香》有其窠臼,但就此次徵選作品而言,它代表一種不同。姚霆《俠骨猶香》由此說服廖玉蕙、吳鈞堯屬意的其他作品,成為第三部小說入圍者。

  劇本類有三件,陳去非《鹿窟的春天》、劉勇辰《平行線》,節奏俐落、內容豐富,勾勒了形色不一的人物。前者以二二八為背景,建構大歷史,敘寫臺灣政治與社會,獲得六票通過。後者初審獲得兩票。但著重城市行銷的考慮下,劉勇辰《平行線》帶給評審團劇本改編上映的美妙想像,再得一席。該劇改編自夏宇現代詩〈帶一籃水果去看她〉,氣息活潑。兩本劇本一厚實一輕盈,各具特色。

  新詩類九件甄選,田運良《我書—田運良詩札》,內容、質感,非常整齊,從「小菩薩書」、「人書」等分卷,清晰可見詩人對詩題材的掌握,率先獲得六票。新詩類尚有三篇獲票,但蘇善《人間模樣—蘇善臺語詩》獲得五票支持,遙遙領先其餘兩本獲得兩票的作品。蘇善經營臺語詩的本土氣味,又使之具備新詩的新穎意象,完成一本具備本土意識與新詩質感的佳作,隨後出線。

  經過對於徵選類型的選擇跟分配,評審歷經投票與意見交換,選出八本作品,成為「北臺灣文學選集」第十六輯作品。小說類︰段彩華《放鳥的日子》、郭桂玲《孵夢之城》、姚霆《俠骨猶香》。散文類︰沈秋蘭《長尾山娘的山林》。新詩類︰田運良《我書—田運良詩札》、蘇善《人間模樣—蘇善臺語詩》。劇本類︰陳去非《鹿窟的春天》、劉勇辰《平行線》。

  評審結束,流域才剛要展開。評審與文化局同仁,猶如佇立碼頭,看船、看文學,慢慢遠走。

  然而再細看。他們已從岸口,踏上了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