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寫流域─「北臺灣文學第十六輯」編輯導言
放鳥的日子
孵夢之城
我書─田運良詩札
鹿窟的春天
長尾山娘的山林
俠骨猶香
人間模樣─蘇善臺語詩
平行線
第十五輯    第十六輯
 
書名 放鳥的日子
ISBN 978-986-03-8049-1
出版日期 102年11月
關於作者
段彩華

江蘇宿遷人,畢業於徐州建國中學、革命實踐研究學院大眾傳播系。1949年在長沙從軍,旋即隨軍來臺,於1962年退役。曾任記者、校對、書庫管理員、少尉軍官、中國青年寫作協會總幹事、《幼獅文藝》主編,並從事戲劇研究,目前專事寫作。
作品取材多以故鄉、軍中,或現實為主,作品風格富有人道精神,並闡揚正義。曾榮獲中國文藝協會頒贈的中國文藝獎章小說創作獎。出版有短篇小說《雪地獵熊》、《野棉花》,與長篇小說《上將的女兒》、《清明上河圖》、《花燭散》、《北歸南回》等書。
作者序
小說的變化無限廣闊,千萬不可侷囿在任何人的生活小圈子裡。作家必須觀察大千世界,體驗社會和人類趨勢,在什麼樣的環境裡,才會發生那一類的故事。將其戲劇化、藝術化,呈現在讀者面前。有些可以站在時代的前端,有些則不必過於拘泥。
小說家是人不是超人,在整理從前的作品,準備出版一部書的時候,首先要考慮的是時代背景的問題。這不是重溫舊夢,而是在顯微鏡裡透視人生。
  《放鳥的日子》中,總共收入十一篇短篇小說,前面的五篇,是描寫三十年以前台灣的新奇社會和人民的變相處境。像〈牧野星隱〉,取材自演藝秀麗的明星群,是一群女明星的「共相」。那位滿車乾媽的女士,並未退隱,至今仍風光在舞台上。退隱的是別的許多女明星。所謂「共相」,就是一大群人的綜合體。
  前面五篇的寫法,都是如此。到了第六篇,魔術師的一變,後面的時代背景、地域背景、故事和劇情,也跟著變化了。
  〈綁票〉的源流故事,其實是來自我們段家的上兩代。變化的孔斯公那個人物,不是男人,乃是我的祖母。被綁票的小虎,是我的大伯父,當時只有十、三四歲。土匪指定交銀圓的地點是河東柳樹林子,然後到河西的亂葬崗子裡去找人。祖母把人找到了,眼睛上貼著膏藥,耳朵裡灌滿蠟燭油。小說必須有生活素材,本篇只取膏藥和蠟燭油還有別的用法而已。
  〈夜宿破廟〉是和它同一時代的事情,時間略微早一些,要從社會背景中去體認。
  後面三篇係歷史小說,明朝的〈探病〉在前,〈華山棋局〉是趙匡胤打天下時的傳說,而西嶽華山的東峯,至今仍有奕棋亭,亭內擺著棋盤棋子,供後人嘆吁和追憶。
  〈夜變〉是寫我們段氏的一位英雄人物段秀實。文天祥的〈正氣歌〉中有兩句讚頌他:「或為擊賊笏,逆豎頭破裂。」段秀實則是唐朝人。
  很明顯的,明朝在前,宋朝在後,唐朝排在最後面。是用「倒敘示」排列的。
  如果您看完這十一篇小說,仔細想一想,會忍不住笑一笑。前面六篇和七、八兩篇在時間上也是顛倒著呈現。整個一部作品,所有故事的再現,都是作者刻意安排成「珍珠倒捲簾」的方式。
創作理念
我的第一信仰

  每一位作家的成長歷程,都是先寫自己的生活─能感動自己的那一段生活。漸漸成熟了,才寫能代表時代,能代表社會,能代表世界,能代表歷史,能代表人類的群眾生活。
  儒釋道耶回五大教,我都尊重,還有許許多多居於各民族的宗教,我也通通尊重,我把這些看為「大自然」。實在說起來,寫作是我的第一信仰,儒教的孝順父母,尊敬祖先,是我的第二信仰。我活在快樂中,是我實現第一信仰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