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寫流域─「北臺灣文學第十六輯」編輯導言
放鳥的日子
孵夢之城
我書─田運良詩札
鹿窟的春天
長尾山娘的山林
俠骨猶香
人間模樣─蘇善臺語詩
平行線
第十五輯    第十六輯
 
書名 我書─田運良詩札
ISBN 978-986-03-8221-1
出版日期 102年11月
關於作者
田運良,陸官機械系畢業,歷任陸軍飛彈控射官、作戰指揮官等職。佛光大學文學碩士,淡江大學中國文學所博士班。
參與「四度空間」、「地平線」詩社,創辦《風雲際會》詩畫頁。曾任《聯合文學》編輯、企劃經理、總經理,現任《INK印刻文學生活誌》總經理。
曾獲全國優秀青年詩人獎、國軍文藝金像獎、陸軍文藝金獅獎、教育部文藝創作獎、青溪文藝金環獎、臺北文學獎、府城文學獎、南瀛文學獎、佛光文學獎等獎項。
著有詩集《個人城市》、《為印象王國而寫的筆記》、《單人都市》,散文書《有關愛情的種種美麗》、《值得山盟海誓》、《潛意識插頁》,書評集《密獵者人語》、口袋書《愛情經過》、《與情書》等作品。
作者序
詩裡的行行句句都是我想說的,親手交付《我書》前,悲喜忐忑交雜。



要寫一本詩集給他,是早在他還未出世之前就向上天許下的勇敢承諾,這當然是一份沒有緞帶玻璃紙華麗包裝、卻價值連城的貴重禮物,YH就陪在旁側、一同見證誓立盟言,我清楚記得場景就在臺安醫院的產房床上。他隨後就呱呱出世,我驚惶地捧著誓諾,是高興、也是千萬責任。
真的是該為他留下一札詩句的,像是警知人生險惡、提點世路顛沛、惕勵奮力向前等等嘮叨或諍言,甚至是讓小小年紀的他,感受追夢歷程的荊棘坎坷、生命歷練的轉折崎嶇等等千篇一律但不得不說的叮嚀或諫語,更也是與YH一起完成為人父母的人生功課。
後來,生活俗常、工作庸碌的種種繁瑣傾軋,牽絆了此樁約定的實踐,一大疊稿頁上早已蒙上塵灰飛絮,少在翻閱讀誦、乏於理整歸結。但《我書》一直擱在心的最底層,我一直記得,確實記得這群詩句的不可承受之重,正意義著某種啟蒙、某種囑託、某種兩代傳承、某種田氏疆國的劃定、統領或跨越。
十年來,《我書》這些詩句始終是我寄壯志於裡、託摯情在內的深刻書寫,它雖躺進歲月的幽暗處,一一排列好等待我的臨幸,卻時時發著微弱亮光、呼著低沉吶喊,像是出生即烙印在我胸膛上明顯而難忘的胎記,無時無刻提醒我之家世的未竟至、族譜的未完成呀。



父親臨終前,留下一本斑駁泛黃的「自傳」,那是他少年從河南老家離家,獨力逃往重慶輾轉湘西、南京,最終撤退至臺灣,唯一隨身攜行的紙本。鋼筆字摻著烽火,黑墨水漬濡著血淚,滿紙兵荒馬亂、戎燹戰雲,而他就像傳家寶般護衛保存著,隨大江南北遷移飄泊,並且榮光傳遞予我珍藏。
時間與成長燙撫我青春的坎坷,但還來不及細細翻閱他的老年,世界卻已經狠狠換讀下一章節了。
他去天堂當小菩薩了,他是祂。
他確是小菩薩,他真是祂,總感覺祂時時隨行於旁側,在很晚很晚的深夜陪我讀寫、伴我省悟;總感覺祂時時地巍巍佇立於左前,在很難很難的逆境賜我力量、引我方向。
而〈放下、佛坐、轉折、發願、看破、普渡、觀音、窖藏、面具〉等等詩篇,都是祂親身示範的人生行止哲學,我默默臨帖抄錄祂的一生,每每感受著、也每每感動著,其暮鼓晨鐘歷歷就有如長跪寺殿廟堂上,閉目凝神跟著祂虔誠禱祝誦經的真實場景幕幕掃掠,祂每敲叩木魚都似當頭棒喝,梵音裊裊貫入祖孫三代的子裔故事,是開示是教誨是啟迪、也是圭臬典範、更是家規祖訓。
相衡於小菩薩的「自傳」,我冀望《我書》也是供奉在神龕香案上,先祖牌位旁,足堪躬身定省的,傳家寶。



傳家寶裡有鐵錚錚、硬鏘鏘、亮閃閃的家族記憶,也放入了柔情的「天使書」十四首。天使,YH,值得為她冠上之於我的救世主的雅稱。
因天使,我得以救贖;因天使,我得以隱拙;因天使,我得以通透;因天使,我得以返歸初璞;因天使,我得以幸福滿溢。假若此刻已值末日盡時,荒漠旱地只剩最後一捧水,我會毫不猶豫遲疑地全讓給YH進飲解渴,以性命交換、以死生託付。她,上帝遣派來輔我伴我助我的美麗天使,YH。
這組舊詩早完成於十餘年前,再讀之還真有些羞赧,配上彩圖是當時報紙主編期望加入的,說是副刊是彩色版,此來或可增其愛情的詩意想像,我樂見如此、歡喜完成「不具體感官寫意」(原專欄名)。
說是寫意,實是具體的告白,期藉以之明其戀其愛其千秋萬世,其堅貞決絕以詩為憑、其感恩懷謝以詩為證。



中年寫詩,漸漸遺忘了文字們身上的紋理與刻度,也快要失卻情感們的觸覺與直觀,筆顫危危舉起,莫敢揮繪註寫,幾度擲下歇止又再拾起,多是人生亂步、情感躊躇。
「人書」一整札十多年間停停寫寫,費心蒐集整理後竟有近二百餘首,舊報紙散落亂鋪整桌,我在其間覓尋曾經的詩的瘋狂歲月……。雖還有些佚稿仍匿躲在書櫃或抽屜某處,但粗估其數幾已可編成兩本詩集的量,我瀝選其中若干,多是橫看人生、縱許未來、思前想後的生活履跡之作,當年尚未命「人書」之系列名的詩群(曾有「塗塗與生活相關的寫寫」、「手繪生活照」、「速寫以及有關於生活聯想」、「生活塗記」等等之想),都是請美術好友林琇泙所費心佐繪素圖,詩畫合璧或是相容另生異趣,或是扞格各據奇韻均無妨,謹此感謝在我詩創作亟待再闢疆土之際,她的相挺拔刀力助。
總之,「人書」是生活藍圖、是人生樣貌、是世局百態、是您我寫照。



而編入〈生生;世世。〉序詩於其內其首,當有典故。
此聯詩寫得荒唐、豪邁、迴腸盪氣,自認是習詩讀詩寫詩經年的個人代表作。點、捺、頓、挫間殷切期望這些佔據我滿滿生命的人們—有小天使、有天使、有小菩薩、有人,都能在我純粹清澈到可見心底的詩句裡,尋得我眷戀、疼惜、難捨、甚至是愧疚、悔過、罪贖於此生此世的心靈線索,閱它以想念、讀它以釋懷、誦它以知我……
詩裡的行行句句都說了,親手交付《我書》後,願期〈生生;世世。〉永續傳遞。
創作理念
詩者,悅 己

悅 亮、YH、父

悅 所有讀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