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寫流域─「北臺灣文學第十六輯」編輯導言
放鳥的日子
孵夢之城
我書─田運良詩札
鹿窟的春天
長尾山娘的山林
俠骨猶香
人間模樣─蘇善臺語詩
平行線
第十五輯    第十六輯
 
書名 鹿窟的春天
ISBN 978-986-03-8047-7
出版日期 102年11月
關於作者
陳去非,本名陳朝松,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臺灣文學碩士。
著有詩集《星期天的辯護》、《水草的賦格》、《島嶼臺灣》、《童話城堡》;長篇小說《藍色鬱金香》、《螢火蟲飛呀飛:南庄日阿拐抗日事件》、《鹿窟的春天:白色年代屠村慘案》、《活著回來:臺籍日本兵的生死血淚》;劇本《鹿窟事件》、《活著回來》、《非法正義》、《凱達格蘭》、《螢火蟲飛呀飛》等。
作品曾獲2010年臺南縣南瀛文學獎、2010年新聞局第一屆電視節目劇本創作長篇首獎、2012年南投縣玉山文學獎新詩首獎。
作者序
  這篇故事的小說版初稿,早在十幾年前完成,曾經在《臺灣新聞報》副刊連載過。
  一九九三年至一九九七年間,我曾租屋在汐止樟樹一路和汐平路居住,任教市立南港國小時,我常去汐止山上踏青,感覺那兒是處世外桃源。從和當地老農夫農婦的閒談間,我意外地接觸到「鹿窟屠村慘劇」,那時張炎憲教授還沒開始著手調查這件歷史慘案。老農夫農婦剛開始跟我說得相當保留,直到好一陣子,他們逐漸瞭解我對這件慘劇,是出於想要寫篇長篇小說的動機,才一點一滴地說給我聽,而且不讓我做筆記或錄音。
  幾年前,我把故事大綱整理出來,向「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申請創作獎助,原定六十萬字的申請計劃,竟然只申請到最低獎助額十二萬元,我心想這大概會是我寫過「最低稿費」的小說,就當作是做件「功德」吧?為那些在屠村事件裡遭槍決的和判重刑的村民,跳出來說一段逐漸被湮沒的歷史慘劇。
  小說完成後,我把它改寫成三十集劇本,先後找了我戲劇方面的啟蒙師李岳峰導演和中信慈善基金會辜仲諒先生。李老師坦言,這部戲劇除非民進黨重新執政,否則不可能有機會搬上螢幕,因為題材相當敏感。辜先生則對這部戲劇不感興趣,原本我以為可能的原因是,戲裡對他祖母辜顏碧霞曾因拿錢支援呂赫若逃亡,以致被牽連入獄這段史實著墨太少,後來才弄清楚他完全以主觀的商業利益(投資報酬率)作為考量。
  直到最近,一位剛從英國愛丁堡大學取得影劇碩士學位的女導演主動與我聯絡,我伊妹兒這部戲給她,她閱讀過後,表示有相當濃厚的興趣來執導,欣慰之餘於是我重新燃起希望:「總算有識貨的伯樂出現了」,我繼續找尋茫茫人海裡可能的投資金主。這部戲劇雖然主題悲情,但其中許多橋段活潑逗趣,一點兒也不沉悶,若有機會拍攝出來,無論電視劇或電影,可望會有相當高的收視率和商業效益,而更重要的是藉由戲劇或電影的演出,讓這件滿是悲情血淚的歷史,得以有機會重新「出土」,給國人甚至外國觀眾來審視並反省沉思,一些雖然已經過去,但仍怵目驚心的歷史錯誤。
創作理念
以鏡頭書寫臺灣史

  本篇故事是戒嚴時期發生在北臺灣汐止山區鹿窟村的一椿「屠村慘案」,鹿窟村位於今南港、汐止、石碇交界,海拔六百多公尺的山區,意在書寫慘案中鹿窟村民如何自喪失親友和遭到冷眼歧視的艱難日子裡,勇敢地走出來,打拚出一片天地。
  古人說:「前事不忘,後事之師」,編寫這篇長篇歷史小說,用意不在揭發國民黨執政時期的「瘡疤」,而是為那段被社會忽略的歷史留下「文學史的見證記錄」,以提醒國人,在我們的國家邁向「自由化、民主化」的過程裡,不論日後執政黨為何,對於臺灣歷史上,這些「錯誤的政治冤案、假案」,都應予以正視,不能再讓他們視民命如草芥,濫用國家所賦予的權力,假借軍警之手,行鏟除異己人士之實,且臺灣島內的各個族群,不應再壁壘分明、相互仇視,彼此融合為一體,如本故事裡聯姻的余夏兩家人,相互親愛;換言之,島內各族群在「命運共同體」的前提下,應放下狹隘的族群意識,共同凝聚成一個美麗而堅實的「新臺灣」國家意識,也期盼真正正義與和平的時刻能早日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