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寫流域─「北臺灣文學第十六輯」編輯導言
放鳥的日子
孵夢之城
我書─田運良詩札
鹿窟的春天
長尾山娘的山林
俠骨猶香
人間模樣─蘇善臺語詩
平行線
第十五輯    第十六輯
 
書名 平行線
ISBN 978-986-03-8184-9
出版日期 102年11月
關於作者
劉勇辰 Liu Young Chen

得獎作品:
《帶一籃水果去看她》獲國立成功大學鳳凰樹文學獎第三十五屆舞臺劇本類正獎。
《時間到》獲國立成功大學鳳凰樹文學獎第三十六屆舞臺劇本類正獎。
《水上》獲九十八年度教育部文藝創作獎特優。
《失竊》獲俞大綱文學獎第一屆劇本類首獎。
作者序
  竟然可以出劇本集了,想想真的是覺得相當幸運,從大學到研究所,一年一篇作品的累積真的比龜速還慢,自己也認知到如果當作家一定會餓死吧,所以下定決心要把寫劇本當成興趣;可是,出社會以後發現,當人家問起你的興趣時,如果老實回答「寫舞臺劇劇本」,大概會被歸類為奇怪或不禮貌的人,這個時候真的有點悵然若失。
  大二那年,為了成大鳳凰樹文學獎的晚會節目,第一次認真執導自己創作的舞臺劇本,改編自夏宇新詩的〈帶一籃水果去看她〉,那個時候和四個演員每天東躲西藏地尋找校園或宿舍可以排練的空地,每每找到一塊畸零地就幕天席地的排了起來,排得汗流浹背,也不曉得貢獻了多少熱血給那年夏天的蚊子。
  在中文系的地下室,有一間黑色教室,裡面沒有課桌椅,只有四、五個漆黑的有大有小的木箱,地板鋪上了黑膠可以自由自在地跑跑跳跳,教室高度僅僅兩公尺左右,十幾架燈垂掛在屋頂鐵桿上,只要登上梯子就可以自由調整,開好冷氣以後冬暖夏涼,與系館其它空間遠遠隔離,系上的人管它叫黑盒子。如此完美的空間自然是兵家必爭之地,因此系辦管事者為免麻煩,直接嚴令沒有教授認可,絕不外借黑盒子給學生。
  但那一天晚上,劇組所有同學排成一排,苦苦哀求著管理人沈先生,讓我們偷用黑盒子排練,他既為難又善良地看著集體抓癢的我們,借出了鑰匙,這個時候沈先生還不明白他給自己開了一個多麼災難性的先例,從此以後,加班、驅離和追討鑰匙成了他無給薪的額外業務,一幫賊人窩進寶山,焉有空手而還的道理。
  克難慣了的我們,將四條借來的被子鋪在地板上結成一張大床,演員們鑽進床裡開始一句一句講起臺詞,大家已經熟稔劇情了,便自顧自地順詞加走位,而我的工作是導演兼打雜。當時忙著調整燈光,正當我把光線調節到某個暗度時,突然停下了手邊的動作。可能是角度或某種科學原理的必然,當時,我看到了一個畫面,也許更像一個印象,那一瞬間的舞臺上,燈光從熟悉的那群朋友頭頂灑下,形成一層發光體般的外膜,他們像在閃耀著一般,散發出某種深海魚類才有的幽光,吸引著我。於是,其它東西都不重要了,臺詞像是從很遠很遠的地方傳來的詩,那個畫面深深烙印在記憶的底層,每一次回憶湧現,仍然深刻。當時的我,真的覺得,那樣的畫面,很好看,很好看。
  那個時候,我以為我是抓到了黑盒子裡頭的一點什麼了,結果後來才發現,自己是被這個奇妙的黑盒子緊緊抓住,逃也逃不掉。直到現在,我都還是喜歡寫劇本,某個程度上,或許是期待哪天能再一次和黑盒子裡的那個時光相遇。
  在此感謝成功大學廖玉如老師,感謝臺北藝術大學金士傑老師,一位老師啟蒙我走上舞臺,另一位教導我用心地留在臺上。還有如今已風流雲散的一幫朋友,沒有你們,懶散如我什麼也做不了。
  最後,還要感謝我的父母親,學工程的老爸和公務員老媽看著小孩走向這條狹窄幽暗的道路,心裡有多不放心,我絕對能夠瞭解,但他們從來沒有懷疑或否定我做自己喜歡的事,即便不能理解但還是願意支持,這點令我由衷地感到幸福。這些年在臺北活得躲躲藏藏的,不常和老家聯繫,也許就是因為自己也說不清楚自己在忙些什麼,想些什麼,或者是想幹什麼,但現在我把它們寫下來了,我希望能把這本書老老實實的,送一本給我爸,一本給我媽。
創作理念
劇本創作與我

  關於寫作劇本,我想講的只有兩點。
  首先,我覺得劇本,不只是一本硬梆梆的書,它是必須被讀出來的,像個小孩一樣,渴望著大人去抱他,愛他並理解他,一旦有了充分的這些,這個孩子就會是好看的。好看並不是孩子的功勞,反而是大人們賦予在他身上的種種期盼與寄託。
  這樣說也許有些狡猾,但光靠一個人,戲是做不來的。
  過了很久才重頭讀自己的作品,意外發現,逐年地,我把臺灣發生的一些事件寫到劇本裡了,像一種記錄;我很開心,人類那麼健忘,每天又不斷發生那麼多新的事情,能夠在這些劇本中回憶到一些發生過的,在這個島上的人與事,也許這是這些作品存在的另外一點小小價值。